• <button id="r9lr1"><acronym id="r9lr1"></acronym></button>
    <dd id="r9lr1"></dd>
    首頁 > 愛情

    關于 愛情 的詩詞(313首)1/13頁

    形式:

    采蓮曲

    菱葉縈波荷飐風,荷花深處小船通。
    逢郎欲語低頭笑,碧玉搔頭落水中。
    分類標簽:荷花女子愛情

    卜算子·我住長江頭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此水幾時休,此恨何時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摸魚兒·雁丘詞 / 邁陂塘

    乙丑歲赴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庇枰蛸I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壘石為識,號曰“雁丘”。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今改定之。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已涼

    碧闌干外繡簾垂,猩血屏風畫折枝。
    八尺龍須方錦褥,已涼天氣未寒時。

    八六子·倚危亭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盡還生。念柳外青驄別后,水邊紅袂分時,愴然暗驚。
    無端天與娉婷。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里柔情。怎奈向、歡娛漸隨流水,素弦聲斷,翠綃香減,那堪片片飛花弄晚,蒙蒙殘雨籠晴。正銷凝。黃鸝又啼數聲。

    蒹葭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離思五首·其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分類標簽:愛情悼亡早教

    女冠子·四月十七

    四月十七,正是去年今日,別君時。忍淚佯低面,含羞半斂眉。
    不知魂已斷,空有夢相隨。除卻天邊月,沒人知。

    荷葉杯·記得那年花下

    記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識謝娘時。水堂西面畫簾垂,攜手暗相期。
    惆悵曉鶯殘月,相別,從此隔音塵。如今俱是異鄉人,相見更無因。
    分類標簽:愛情回憶相思

    鵲橋仙·纖云弄巧

    纖云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度 通:渡)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蝶戀花·佇倚危樓風細細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草色煙光殘照里,無言誰會憑闌意。(闌 通 欄)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女冠子·昨夜夜半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夢見。語多時。依舊桃花面,頻低柳葉眉。
    半羞還半喜,欲去又依依。覺來知是夢,不勝悲。

    古怨別

    颯颯秋風生,愁人怨離別。
    含情兩相向,欲語氣先咽。
    心曲千萬端,悲來卻難說。
    別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
    分類標簽:秋天離別愛情

    生查子·元夕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淚濕 :一作:滿)

    洛神賦

      黃初三年,余朝京師,還濟洛川。古人有言:斯水之神,名曰宓妃。感宋玉對楚王神女之事,遂作斯賦。其詞曰:

      余從京域,言歸東藩,背伊闕,越轘轅,經通谷,陵景山。日既西傾,車殆馬煩。爾乃稅駕乎蘅皋,秣駟乎芝田,容與乎陽林,流眄乎洛川。于是精移神駭,忽焉思散。俯則未察,仰以殊觀。睹一麗人,于巖之畔。乃援御者而告之曰:“爾有覿于彼者乎?彼何人斯,若此之艷也!”御者對曰:“臣聞河洛之神,名曰宓妃。然則君王之所見,無乃是乎!其狀若何?臣愿聞之?!?/p>

      余告之曰: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游龍。榮曜秋菊,華茂春松。髣髴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飖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秾纖得中,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芳澤無加,鉛華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聯娟。丹唇外朗,皓齒內鮮。明眸善睞,靨輔承權。瓌姿艷逸,儀靜體閑。柔情綽態,媚于語言。奇服曠世,骨像應圖。披羅衣之璀粲兮,珥瑤碧之華琚。戴金翠之首飾,綴明珠以耀軀。踐遠游之文履,曳霧綃之輕裾。微幽蘭之芳藹兮,步踟躕于山隅。于是忽焉縱體,以遨以嬉。左倚采旄,右蔭桂旗。攘皓腕于神滸兮,采湍瀨之玄芝。

      余情悅其淑美兮,心振蕩而不怡。無良媒以接歡兮,托微波而通辭。愿誠素之先達,解玉佩而要之。嗟佳人之信修,羌習禮而明詩??弓偒熞院陀栀?,指潛川而為期。執眷眷之款實兮,懼斯靈之我欺。感交甫之棄言兮,悵猶豫而狐疑。收和顏而靜志兮,申禮防以自持。

      于是洛靈感焉,徙倚彷徨。神光離合,乍陰乍陽。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踐椒途之郁烈,步蘅薄而流芳。超長吟以永慕兮,聲哀厲而彌長。爾乃眾靈雜沓,命儔嘯侶?;驊蚯辶?,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從南湘之二妃,攜漢濱之游女。嘆匏瓜之無匹兮,詠牽牛之獨處。揚輕袿之猗靡兮,翳修袖以延佇。體迅飛鳧,飄忽若神。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動無常則,若危若安;進止難期,若往若還。轉眄流精,光潤玉顏。含辭未吐,氣若幽蘭。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于是屏翳收風,川后靜波。馮夷鳴鼓,女媧清歌。騰文魚以警乘,鳴玉鑾以偕逝。六龍儼其齊首,載云車之容裔。鯨鯢踴而夾轂,水禽翔而為衛。于是越北沚,過南岡,紆素領,回清揚。動朱唇以徐言,陳交接之大綱。恨人神之道殊兮,怨盛年之莫當??沽_袂以掩涕兮,淚流襟之浪浪。悼良會之永絕兮,哀一逝而異鄉。無微情以效愛兮,獻江南之明珰。雖潛處于太陰,長寄心于君王。忽不悟其所舍,悵神宵而蔽光。

      于是背下陵高,足往心留。遺情想像,顧望懷愁。冀靈體之復形,御輕舟而上溯。浮長川而忘反,思綿綿而增慕。夜耿耿而不寐,沾繁霜而至曙。命仆夫而就駕,吾將歸乎東路。攬騑轡以抗策,悵盤桓而不能去。

    浣溪沙·誰念西風獨自涼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沉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分類標簽:悼亡愛情感傷

    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分類標簽:民謠愛情

    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孔雀東南飛 / 古詩為焦仲卿妻作

      漢末建安中,廬江府小吏焦仲卿妻劉氏,為仲卿母所遣,自誓不嫁。其家逼之,乃投水而死。仲卿聞之,亦自縊于庭樹。時人傷之,為詩云爾。

      孔雀東南飛,五里一徘徊。

      “十三能織素,十四學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誦詩書。十七為君婦,心中??啾?。君既為府吏,守節情不移。賤妾留空房,相見常日稀。雞鳴入機織,夜夜不得息。三日斷五匹,大人故嫌遲。非為織作遲,君家婦難為!妾不堪驅使,徒留無所施。便可白公姥,及時相遣歸?!?/p>

      府吏得聞之,堂上啟阿母:“兒已薄祿相,幸復得此婦。結發同枕席,黃泉共為友。共事二三年,始爾未為久。女行無偏斜,何意致不厚?!?/p>

      阿母謂府吏:“何乃太區區!此婦無禮節,舉動自專由。吾意久懷忿,汝豈得自由!東家有賢女,自名秦羅敷??蓱z體無比,阿母為汝求。便可速遣之,遣去慎莫留!”

      府吏長跪告:“伏惟啟阿母。今若遣此婦,終老不復??!”

      阿母得聞之,槌床便大怒:“小子無所畏,何敢助婦語!吾已失恩義,會不相從許!”

      府吏默無聲,再拜還入戶。舉言謂新婦,哽咽不能語:“我自不驅卿,逼迫有阿母。卿但暫還家,吾今且報府。不久當歸還,還必相迎取。以此下心意,慎勿違吾語?!?/p>

      新婦謂府吏:“勿復重紛紜。往昔初陽歲,謝家來貴門。奉事循公姥,進止敢自專?晝夜勤作息,伶俜縈苦辛。謂言無罪過,供養卒大恩;仍更被驅遣,何言復來還!妾有繡腰襦,葳蕤自生光;紅羅復斗帳,四角垂香囊;箱簾六七十,綠碧青絲繩,物物各自異,種種在其中。人賤物亦鄙,不足迎后人,留待作遺施,于今無會因。時時為安慰,久久莫相忘!”

      雞鳴外欲曙,新婦起嚴妝。著我繡夾裙,事事四五通。足下躡絲履,頭上玳瑁光。腰若流紈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

      上堂拜阿母,阿母怒不止?!拔糇髋畠簳r,生小出野里。本自無教訓,兼愧貴家子。受母錢帛多,不堪母驅使。今日還家去,念母勞家里?!眳s與小姑別,淚落連珠子?!靶聥D初來時,小姑始扶床;今日被驅遣,小姑如我長。勤心養公姥,好自相扶將。初七及下九,嬉戲莫相忘?!背鲩T登車去,涕落百余行。

      府吏馬在前,新婦車在后。隱隱何甸甸,俱會大道口。下馬入車中,低頭共耳語:“誓不相隔卿,且暫還家去。吾今且赴府,不久當還歸。誓天不相負!”

      新婦謂府吏:“感君區區懷!君既若見錄,不久望君來。君當作磐石,妾當作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我有親父兄,性行暴如雷,恐不任我意,逆以煎我懷?!迸e手長勞勞,二情同依依 。

      入門上家堂,進退無顏儀。阿母大拊掌,不圖子自歸:“十三教汝織,十四能裁衣,十五彈箜篌,十六知禮儀,十七遣汝嫁,謂言無誓違。汝今何罪過,不迎而自歸?”蘭芝慚阿母:“兒實無罪過?!卑⒛复蟊?。

      還家十余日,縣令遣媒來。云有第三郎,窈窕世無雙。年始十八九,便言多令才。

      阿母謂阿女:“汝可去應之?!?/p>

      阿女含淚答:“蘭芝初還時,府吏見丁寧,結誓不別離。今日違情義,恐此事非奇。自可斷來信,徐徐更謂之?!?/p>

      阿母白媒人:“貧賤有此女,始適還家門。不堪吏人婦,豈合令郎君?幸可廣問訊,不得便相許?!?/p>

      媒人去數日,尋遣丞請還,說有蘭家女,承籍有宦官。云有第五郎,嬌逸未有婚。遣丞為媒人,主簿通語言。直說太守家,有此令郎君,既欲結大義,故遣來貴門。

      阿母謝媒人:“女子先有誓,老姥豈敢言!”

      阿兄得聞之,悵然心中煩。舉言謂阿妹:“作計何不量!先嫁得府吏,后嫁得郎君。否泰如天地,足以榮汝身。不嫁義郎體,其往欲何云?”
      蘭芝仰頭答:“理實如兄言。謝家事夫婿,中道還兄門。處分適兄意,那得自任專!雖與府吏要,渠會永無緣。登即相許和,便可作婚姻?!?/p>

      媒人下床去。諾諾復爾爾。還部白府君:“下官奉使命,言談大有緣?!备寐勚?,心中大歡喜。視歷復開書,便利此月內,六合正相應。良吉三十日,今已二十七,卿可去成婚。交語速裝束,絡繹如浮云。青雀白鵠舫,四角龍子幡。婀娜隨風轉,金車玉作輪。躑躅青驄馬,流蘇金鏤鞍。赍錢三百萬,皆用青絲穿。雜彩三百匹,交廣市鮭珍。從人四五百,郁郁登郡門。

      阿母謂阿女:“適得府君書,明日來迎汝。何不作衣裳?莫令事不舉!”

      阿女默無聲,手巾掩口啼,淚落便如瀉。移我琉璃榻,出置前窗下。左手持刀尺,右手執綾羅。朝成繡夾裙,晚成單羅衫。晻晻日欲暝,愁思出門啼。

      府吏聞此變,因求假暫歸。未至二三里,摧藏馬悲哀。新婦識馬聲,躡履相逢迎。悵然遙相望,知是故人來。舉手拍馬鞍,嗟嘆使心傷:“自君別我后,人事不可量。果不如先愿,又非君所詳。我有親父母,逼迫兼弟兄。以我應他人,君還何所望!”

      府吏謂新婦:“賀卿得高遷!磐石方且厚,可以卒千年;蒲葦一時紉,便作旦夕間。卿當日勝貴,吾獨向黃泉!”

      新婦謂府吏:“何意出此言!同是被逼迫,君爾妾亦然。黃泉下相見,勿違今日言!”執手分道去,各各還家門。生人作死別,恨恨那可論?念與世間辭,千萬不復全!

      府吏還家去,上堂拜阿母:“今日大風寒,寒風摧樹木,嚴霜結庭蘭。兒今日冥冥,令母在后單。故作不良計,勿復怨鬼神!命如南山石,四體康且直!”

      阿母得聞之,零淚應聲落:“汝是大家子,仕宦于臺閣。慎勿為婦死,貴賤情何??!東家有賢女,窈窕艷城郭,阿母為汝求,便復在旦夕?!?/p>

      府吏再拜還,長嘆空房中,作計乃爾立。轉頭向戶里,漸見愁煎迫。

      其日牛馬嘶,新婦入青廬。奄奄黃昏后,寂寂人定初。我命絕今日,魂去尸長留!攬裙脫絲履,舉身赴清池。

      府吏聞此事,心知長別離。徘徊庭樹下,自掛東南枝。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傍。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中有雙飛鳥,自名為鴛鴦。仰頭相向鳴,夜夜達五更。行人駐足聽,寡婦起彷徨。多謝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寓意 / 無題·油壁香車不再逢

    油壁香車不再逢,峽云無跡任西東。
    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
    幾日寂寥傷酒后,一番蕭索禁煙中。
    魚書欲寄何由達,水遠山長處處同。

    長恨歌

    漢皇重色思傾國,御宇多年求不得。
    楊家有女初長成,養在深閨人未識。
    天生麗質難自棄,一朝選在君王側。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宮粉黛無顏色。
    春寒賜浴華清池,溫泉水滑洗凝脂。
    侍兒扶起嬌無力,始是新承恩澤時。
    云鬢花顏金步搖,芙蓉帳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

    承歡侍宴無閑暇,春從春游夜專夜。
    后宮佳麗三千人,三千寵愛在一身。
    金屋妝成嬌侍夜,玉樓宴罷醉和春。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憐光彩生門戶。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驪宮高處入青云,仙樂風飄處處聞。
    緩歌慢舞凝絲竹,盡日君王看不足。
    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

    九重城闕煙塵生,千乘萬騎西南行。
    翠華搖搖行復止,西出都門百余里。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
    花鈿委地無人收,翠翹金雀玉搔頭。
    君王掩面救不得,回看血淚相和流。
    黃埃散漫風蕭索,云??M紆登劍閣。
    峨嵋山下少人行,旌旗無光日色薄。
    蜀江水碧蜀山青,圣主朝朝暮暮情。

    行宮見月傷心色,夜雨聞鈴腸斷聲。
    天旋地轉回龍馭,到此躊躇不能去。
    馬嵬坡下泥土中,不見玉顏空死處。
    君臣相顧盡沾衣,東望都門信馬歸。
    歸來池苑皆依舊,太液芙蓉未央柳。
    芙蓉如面柳如眉,對此如何不淚垂。
    春風桃李花開日,秋雨梧桐葉落時。
    西宮南內多秋草,落葉滿階紅不掃。(花開日 一作:花開夜;南內 一作:南苑)

    梨園弟子白發新,椒房阿監青娥老。
    夕殿螢飛思悄然,孤燈挑盡未成眠。
    遲遲鐘鼓初長夜,耿耿星河欲曙天。
    鴛鴦瓦冷霜華重,翡翠衾寒誰與共。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臨邛道士鴻都客,能以精誠致魂魄。
    為感君王輾轉思,遂教方士殷勤覓。
    排空馭氣奔如電,升天入地求之遍。

    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忽聞海上有仙山,山在虛無縹渺間。
    樓閣玲瓏五云起,其中綽約多仙子。
    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膚花貌參差是。
    金闕西廂叩玉扃,轉教小玉報雙成。
    聞道漢家天子使,九華帳里夢魂驚。
    攬衣推枕起徘徊,珠箔銀屏迤邐開。
    云鬢半偏新睡覺,花冠不整下堂來。

    風吹仙袂飄飖舉,猶似霓裳羽衣舞。
    玉容寂寞淚闌干,梨花一枝春帶雨。(闌 通:欄)
    含情凝睇謝君王,一別音容兩渺茫。
    昭陽殿里恩愛絕,蓬萊宮中日月長。
    回頭下望人寰處,不見長安見塵霧。
    惟將舊物表深情,鈿合金釵寄將去。
    釵留一股合一扇,釵擘黃金合分鈿。
    但教心似金鈿堅,天上人間會相見。

    臨別殷勤重寄詞,詞中有誓兩心知。
    七月七日長生殿,夜半無人私語時。
    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v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腸斷 一作:斷腸)

    清平樂·紅箋小字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鴻雁在云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玉樓春·春恨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愁三月雨。(離愁 一作:離情)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國風·周南·關雎

    關關雎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參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鐘鼓樂之。
    亚洲AV片不卡无码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