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r9lr1"><acronym id="r9lr1"></acronym></button>
    <dd id="r9lr1"></dd>
    首頁 > 詩詞 > 明代 > 歐大任

    同韋純顯祁羨仲崔子玉游滿井

    下馬坐開尊,燕陽福地存。宅同深井里,城近浣溪村。

    玉浸渾成色,云根自有源。桔槔非我事,聊灌呂安園。

    歐大任

    [明代]
    歐大任(1516-1596)字楨伯,號侖山。因曾任南京工部虞衡郎中,別稱歐虞部。廣東順德陳村人。他“博涉經史,工古文辭詩賦”,并喜體育運動,擅長踢球、擊劍。14歲時,督學曾集中十郡的優等生會考,他三試皆列第一,名噪諸生。他和梁有譽、黎民表、梁紹震等人是十分友好的同學,在著名學者黃佐門下讀書,很有得益。無奈文運不佳,八次鄉試均落榜,直到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47歲的歐大任才一鳴驚人,以歲貢生資格,試于大廷,考官展卷閱覽,驚嘆其為一代之才,特薦御覽,列為第一。由是海內無不知歐大任,名聲遠播。歐大任的詩文(1669篇)

    隨機看看

    次王仲縉感懷韻十首兼呈張廷壁 其五

    翠鳥質微細,乃以羽自戕。犀象獸之雄,每因齒角亡。

    物生無巨小,適用反相傷。犬羊死柔弱,虎豹死暴強。

    彭聃死于壽,夭者死于殤。萬生誰長存,所貴德譽光。

    古來志節士,立身有大方。孰云蕭艾叢,果勝蘭蕙芳。

    觀食嘆

    里巷有窮叟,頹屋僅四壁。
    晨出暮乃歸,升合賴筋力。
    何能致大嚼,所具但糲食。
    上以飫老妻,不以毓子息。
    每飯焉得飽,醯醬或弗給。
    懼然咀啖間,相對無戚色。
    誰家粗祿仕,粱肉頗豐殖。
    至親本不多,辛苦養奴客。
    雕盤割玉脂,香甑淅珠粒。
    精腶及美糗,俊味豈易得。
    大姬挾怨怨,不舉至日昃。
    小婢亦仰面,屏置若棄擲。
    政爾萬金重,不作一錢直。
    主人敢興問,翠眉愈煩嘖。
    乃知鐘鼎門,庖宰刀機赤。
    不如□□底,破鐺煮蕎稷。

    飲酒四首?此詩為秦觀作?

    我觀人間世,無如醉中真。
    虛空為鎖殞,況乃百憂身。
    惜哉知此晚,坐令華發新。
    圣人驟難得,日且致賢人。
    左手持蟹螯,舉觴矚云漢。
    天生此神物,為我洗憂患。
    山川同恍惚,魚鳥共蕭散。
    客至壺自傾,欲去不得閑。
    有客遠方來,酌我一甌茗。
    我醉方不啜,強啜忽復醒。
    既鑿渾沌氏,遂遠華胥境。
    操戈逐儒生,舉觴還酩酊。
    雷觴淡于水,經年不濡唇。
    爰有擾龍裔,為造英靈春。
    英靈韻甚高,蒲萄難與鄰。
    他年血食汝,當配杜康神。

    諸弟秋試

    群季秋風桂子,病夫夜雨蒲團。黃妳味馀雋永,青云望入高寒。

    馮家溪二首

    疊甓分渠激磑輪,云噴馀溜下通津。
    莫辭滿掬云湍碧,聊灑征夫纓上塵。

    紫騮馬·紫騮馬

    紫騮馬,行且嘶。
    愿為分背交頸之逸足,不愿為追風絕景之霜蹄。
    霜蹄滅沒邊城道,朔風一夜霜花老。
    縱使踏破天山云,誰似華陰一寸草。
    紫騮馬,聽我歌。
    壯心耗不盡,奈爾四蹄何!
    亚洲AV片不卡无码电影